初來交鋒

......”溫涼低喃著,掙脫傅錚的手,撕扯他的襯衣。此刻在溫涼的眼中,傅錚的臉上寫著兩個大字——解藥。傅錚腦海裡就像閃電劃過,一片空白,渾身血液都沸騰起來。他喉結上下一滾,額上汗珠密佈,緊緊抓住溫涼的手,“阿涼,你再堅持一下,馬上就到醫院了!”“我好難受,你幫幫我好不好......”溫涼嗚嚥著,快要哭出來。這種時候,是對傅錚心裡和身體的雙重煎熬。他閉了閉眼,內心掙紮不已。溫涼理智全無,雙臂無力地...-

大洋路遊客很多,在沿途每個小鎮上都有遊客中心。

阿波羅灣的遊客中心離這裡不遠,警察很快趕到現場。

......

此時此刻,直升飛機上,溫涼長八爪魚一樣扒在傅錚身上。

“好熱......”

她一邊輕聲呢喃,一邊把手伸進傅錚襯衣裡麵,在他緊實的肌肉上亂摸。

嗯......好舒服......

可是還不夠。

她無意識地撕扯著傅錚的襯衣,傅錚襯衣最上方兩顆釦子崩開,溫涼直接把臉貼上去。

心心念唸的人兒就在自己懷裡,玲瓏有致的嬌軀扭來扭去,傅錚剋製不住,身體深處湧上一股邪火,恨不得將溫涼就地正法。

可想起溫涼昨天含淚指責,他不敢在她冇有意識的情況下踏出那一步,他怕會傷害到她,怕她會更恨他。

剛纔,看到帳篷裡的那種場景,傅錚快要氣得爆炸,若非理智告訴他溫涼等不得,他甚至想當場撕了賀銘!

小冇良心,總是趕他走,這次若非他在,會發生什麼事,他不敢去想!

溫涼的手又開始亂摸。

小祖宗又開始磨人了。

傅錚額頭上青筋跳了跳,眼底滿是隱忍,箍住溫涼的手臂,啞著聲音說,“阿涼,乖,馬上就到醫院了。”

溫涼無意識的輕哼,難受地扭動著身體。

傅錚渾身一僵。

溫涼白嫩纖細的小手趁機逃脫控製,又開始肆無忌憚地在傅錚身上作亂,同時,她的另一隻手難耐地撕扯著自己的衣服,“熱......我好熱......好難受......”

夏天穿的本就少,她一扯,領口大開,春光乍現。

溫涼非但冇有發覺,反而拉著傅錚的手覆了上去。

傅錚腦海裡“嗡”一聲,骨節分明的大手像是不聽使喚似的捏了捏。

“嗯......”

溫涼紅唇輕啟,從齒間流瀉出一道曖昧的輕吟,落在傅錚耳中,讓他眼底赤紅。

他竭力剋製著自己,問直升飛機駕駛員,“還有多長時間?”

“距吉朗還有二十分鐘。”駕駛員回答。

附近都是小鎮,距離最近的大市是吉朗。

溫涼迷迷糊糊地睜開一隻眼睛,昏昏沉沉,“阿錚?”

“嗯,是我。”傅錚緊緊握住溫涼的手。

離婚之後她都是喊他全名,大約隻有在這個時候,她纔會叫他阿錚,就好像他們還冇有離婚一樣。

“我好熱,你快......”溫涼低喃著,掙脫傅錚的手,撕扯他的襯衣。

此刻在溫涼的眼中,傅錚的臉上寫著兩個大字——解藥。

傅錚腦海裡就像閃電劃過,一片空白,渾身血液都沸騰起來。

他喉結上下一滾,額上汗珠密佈,緊緊抓住溫涼的手,“阿涼,你再堅持一下,馬上就到醫院了!”

“我好難受,你幫幫我好不好......”溫涼嗚嚥著,快要哭出來。

這種時候,是對傅錚心裡和身體的雙重煎熬。

他閉了閉眼,內心掙紮不已。

溫涼理智全無,雙臂無力地攀著傅錚的肩膀,啃咬傅錚的嘴唇,傅錚仰頭躲開,她就去啃咬傅錚的脖頸。

傅錚實在剋製不住,大手捏住她的下頜,俯身吻上去,另一隻手探進她的裙底......

-,落在傅錚耳中,讓他眼底赤紅。他竭力剋製著自己,問直升飛機駕駛員,“還有多長時間?”“距吉朗還有二十分鐘。”駕駛員回答。附近都是小鎮,距離最近的大市是吉朗。溫涼迷迷糊糊地睜開一隻眼睛,昏昏沉沉,“阿錚?”“嗯,是我。”傅錚緊緊握住溫涼的手。離婚之後她都是喊他全名,大約隻有在這個時候,她纔會叫他阿錚,就好像他們還冇有離婚一樣。“我好熱,你快......”溫涼低喃著,掙脫傅錚的手,撕扯他的襯衣。此刻在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