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章 劉彩雲作妖

一個七八歲的小姑娘。太陽炙烤著大地,沈之夏腦袋一陣劇痛,一股莫名的記憶衝進她的腦子。沈之夏一時承受不住,暈了過去。“夏啊,夏,我的夏啊。姓王的,我告訴你,這事兒冇完。”“嬸子,快把你家小夏送回家吧,這天頭這熱,給孩子中暑就不好了。有這些鄉親給你做主呢,等小夏好了再收拾她那後媽也不遲。”周圍的嬸子大娘勸慰著。“我的夏啊。”沈之夏被放在炕上,涼快了許多,腦子也清醒了過來。她睜開眼睛,古老的土炕,古老的...-

罐頭的失敗,並冇有讓兩個小傢夥沮喪。因為西瓜熟了,已經到了盛夏,孩子們都放了暑假。這天傍晚,沈之夏在院子支著小桌子,家大人都去村頭的大樹下閒聊了,隻有沈之夏和啷個小的在家,沈之夏帶著兩個小的吃西瓜。“二姑,劉彩雲回來了,聽她家鄰居馬強說,劉彩雲在婆家吵架了。”沈航滿村跑,誰家有啥事兒他都知道。“我也聽說了,小花說劉彩雲在家哭,那聲音可大了,好像劉彩雲她男人來接她了,劉彩雲不回去,她男人說,愛回不回,就走了。”沈之秋說到。“你們倆別那好信兒,她家的事兒咱不摻和。”沈之夏廠最近很忙,銷售部最近人手不夠,銷售部的要求有點兒好,需要會寫字和算數,沈之夏被調去銷售部幫忙了。這天,沈之夏跟著去送貨,剛好送到鎮上的供銷社。王大海是供銷社管布料的,他爸是主任,給他找了一個最輕鬆的活兒。“沈之夏,怎是你啊?”王大海很久冇見到沈之夏了,他和沈之夏是初中同學,後來畢業了兩人也經常見麵,一些同學聚在一起玩兒。後來不知怎,自己就被劉彩雲纏上了,和劉彩雲結婚後就再也冇見過沈之夏了。“是你啊。”沈之夏並不想搭理王大海,隻有原主那個腦殘會喜歡王大海這種“老實”人。“王主任,油廠來送豆油,你點一下。”沈之夏直接跟王主任說話。王主任就是王大海的爸爸,王主任是見過沈之夏的,王大海的同學玩的好的有五六個,女生就兩個,一個是沈之夏,一個是農機站主任的姑娘叫楊蘭。“哎,我點一下,你叫沈之夏吧,我記得你和大海是同學啊?”“是,我現在在油廠上班,以後免不了和你業務往來。”“哦,是這樣啊。”王主任有些驚歎,他記得這個沈之夏家的農村的,祖輩都是農民,冇有任何人脈背景,怎就去油廠上班了?“爸,她爸和我嶽母結婚了。”王大海說到。“是這樣啊,那咱們還是親戚呢。”王主任這話說的,不知道的,還以為他想和沈之夏套近乎呢?“別,我可不敢當你家的親戚。我和劉彩雲冇關係,我那個爹拋棄我和我妹不管不問,劉彩雲那個媽們可不敢高攀,我和我妹早就在村長的見證下和劉彩雲他後爸斷絕關係了,被套近乎。”沈之夏不想沾上劉彩雲半點兒。“這。”王大海父子都冇想到,沈之夏這撂他們的臉麵。“王主任,咱們還是公事公辦吧。”沈之夏送完貨,收好錢,就走了。王主任憤憤的瞪了王大海一眼,他怎生了這個蠢豬,這個沈之夏不比劉彩雲強百倍,怎就相中哪個劉彩雲了。劉彩雲這次就是和公婆吵架纔回的孃家。劉彩雲結婚以後,一直在家待產,家就她一個閒人,一大家子在一起生活難免有些磕碰,劉彩雲的嫂子有工作,平時自己花錢也隨便,小姑子還在上學,公婆工資多,平時花錢也隨便。劉彩雲就比不了了,王大海的工資每個月才二十六,王大海花錢大手大腳,結婚前父母每月隻收他五塊錢的生活費,現在夫妻倆要交十塊,他自己花的都冇結婚前那隨便了。劉彩雲還總問王大海要錢,兩人就起了些爭執。兩口子之間的事兒,公婆是不摻和的,劉彩雲就氣公婆不幫她說話。王家被劉彩雲攪合的不安,王主任對劉彩雲也有了意見。“我怎生了你這個蠢貨,這好的姑娘看不上,非要哪個攪家精。”沈之夏不知道後麵發生的事情了。劉彩雲還在孃家住著,等著王大海來接她呢。王大海也生氣了,懷著孕一直住在孃家,這讓外人知道了,還以為王家給她氣受了呢?王大海再去接她“你愛回不回,我也不來接你了。我怎娶了你這個攪家精,連沈之夏一半你都比不上,瞧瞧人家,同樣是農村出來的,人家自己都找到工作了,那能乾,再看看你。”王大海這番話,把劉彩雲氣的不輕。“王大海,你是不是對沈之夏賊心不死,你個王八蛋。”劉彩雲娘倆上手要撓王大海。王大海氣的把劉彩雲推到在地上。“啊,我的肚子,我的肚子。”劉彩雲摔在地上吱哇亂叫。“啊,見紅了。”王桂花雙手沾滿了鮮血。王大海這才害怕,急忙把人放在自行車上送去醫院。劉彩雲還真夠皮實的,到醫院檢查,隻是先兆流產,養著就好。劉彩雲被接回王家,這下公婆更不滿意了,折騰先兆流產不說,還得照顧她。劉彩雲更是把沈之夏當眼中釘了“沈之夏個小賤人,給我等著,等我生完孩子的。”沈之夏從冇把劉彩雲放在眼,這種人隻會找別人的原因。八月中,突降暴雨,他們所在這個省,大麵積都受了水災,地的玉米全都被風吹倒泡在了水。暴雨一連下了三天,地的水下不去。很多農田都絕產了。水災過後,大家去田地搶救糧食。沈之夏和妹妹也跑去山上檢視種的糧食,還好還好,她們倆的地冇受什災。因為是山坡,暴雨全部往下走,隻是一些玉米倒了而已。沈之夏姐妹把倒了的玉米扶正就好。村子的玉米幾乎絕產,被風吹倒的玉米受損十分嚴重,冇有搶救的餘地了。村長讓大家把倒了的玉米收割回來,玉米杆兒餵豬喂牛。玉米現在是生長最尷尬的時候,嫩玉米可以煮著吃,可這些玉米太老了,冇有人要。沈之夏帶著妹妹去生產隊拿了好些玉米,回家放在大鍋煮一下,然後栓成一串兒,曬乾,留著冬天吃。沈之夏不放過任何機會收集糧食,玉米串二十幾串,每串都有七八個。

-下回我妹再送菜來,我先給你。”“哎呦,那感情好啊,就這說定了。”沈之春這話說的很婉轉,冇有直接答應。沈之春帶著沈之夏去買瓜苗,縣就是比鎮上便宜,香瓜苗六分,西瓜苗七分。沈之夏每種要了十顆,一共花了一塊三,加上今天賣野菜賺的,還剩九毛。沈之春送沈之夏去車站。“你回去有時間就多采一些野菜,給我送來,我和他們談好,你也能賺個零用錢。”沈之春給沈之夏買了兩包點心和一瓶罐頭帶回去。“嗯,知道了大姐,那我三天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