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尋

-“此朝無情會當儘,唯我不沉逸河山。”我曾以為這是我師父所作七言,意思是這一朝又一朝,一皆興亡短暫。塵寰多變,朝堂無情,更是冇有什可留戀的。而獨這不沉意,我入的這不沉門,纔是此世間景色之本。後來我才知,此言是位卜卦先生當年遊曆不沉穀時,留於我師父手中的一紙生平。這隻是頸聯,寫的是我師父的徹悟。而這尾聯——“大唐煙雨生離兮,不爭王侯遁魔門。”纔是我的結局。--

這是她離開不沉穀的第三十四天。這段日子我幾乎睡醒了就會去能望到入穀窄道的露錦台,等上她些時辰。起初我隻是坐著,生怕她回來時看到我在等她,我會覺得不好意思,所以時刻預備著,預想在看到她歸途的身影時,即刻輕功飛走。可現在,我直接在露錦台練武作畫,我思量,即便師父撞見我也無妨,即便讓她知道我天天守在露錦台也無妨。師父,我就是在等你,也用功練習,我想你回來誇獎我,用飄著花糕香味的手對我說,下次咱們師徒二人一起出行,闖蕩江湖。真是的,明明所有人都說,她荷歸從不踏出不沉穀,我也這想著,可她偏偏卻說走就走,也不同意帶上我。不過這下,我可以和小滿他們說,“看!我師父離開不沉穀了吧。”……第五十九天,我去問方藥師,方藥師才告訴我,“你師父,去找她的師兄了。”“那我要去找我師父!”我一瞬間躊躇滿誌,頓時不再迷茫自己究竟要怎做了。於是即刻,我定下了目標,“對,現在我就去。”“等等,你這孩子,實在莽撞造次,不問清楚這麵究竟事出何因、怎個關係?且聽老夫慢慢與你道來。”“不聽!管他怎樣,我隻要找我師父。”我心想著,荷歸臭師父!什不沉意弟子不爭王侯不顧天涯。如今誰說什我纔不在乎,我就是要去找你!“倔驢的呀,若你一路去了,就算你找到你師父,你說你小子住哪?還不是給人麻煩,在你師父師伯麵前,當一盞小油燈天天晃來晃去。”“我纔不是小油燈,我肯定和我師父一起住。方老頭兒,你這話是何意?”“冇聽說過師兄師妹天生一對?”方藥師語罷,我整顆心惶惶不安,漲紅起臉。原來這便是嫉妒的感覺。“小連棠,你本年也虛庚十六了,怎還能和兒時一樣,還和師父一起住,怎能行?不知害臊,成何體統!”“呸,方老頭,我再不信你的歪理邪說,三年前可是你害的我抄出一整套萬逸經。”“總之,以後娶師父的人是我,到時候,看你還不讓我和我師父一起住。”“哈哈哈,真是逗不成嘍!罷了罷了,這套布包和盤纏你拿著,帶上傢夥、換洗的衣裳,乾乾淨淨,去長安吧!”

-年以來,她日複一日的用她也不大的年紀、花信生命的思緒加以考量,最終答案清晰純粹。就是——她如何過活自己的一生,她自己的徒弟,也會如何過活他的一生。帶頭欺負他的孩子王也有些累了,他抻起懶腰,右手高舉著木連棠的半幅墨畫,用稚嫩的童聲言道:“就是!無非畫畫山水魚鳥、替人九針,一輩子故步自封,等外麵哪天戰事爆發都不知道。”“哈哈!你可別說,就算他知道又如何?到時候,恐怕小連棠就躲在這花叢蝶影間,招兵都不敢...